终点亦是起点

发布时间:2020-08-09 15:44:40
作者:鸿煊

我叫影,shadow,我从小生活在越南,一个人吃人的地方,跟我在一起的还有六十五个跟我一样命运的人。父亲说,六十六是阴数,阴气最重的数字,像我这种人,永远接触不到阳光,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烈,他死了。”父亲的语气如同一缕微风,轻描淡写地叙述着烈的死讯。

下面的人只是微微低头表示对他死的遗憾,心中却多半在暗暗自喜。死了一个人也就等于少了一个可能杀死自己的敌人。试问,谁会为了一个敌人伤心呢?

“烈死了,最优秀的就是影和雨了,以后就由他们来带领你们。”

父亲那张桀骜的脸上带着微笑,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他微笑中包含着祝贺,包含着自豪……

夜里,我坐在海边的悬崖上,望着遥远的星空,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望着在海上在天空中飞翔的海鸥,猛然想起了烈那张脸,那张充斥着悲伤的脸:

“影,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你所希冀的东西,我会义无反顾地去死。”

“呵呵,好感人的话,可是你认为谁会相信呢?在这种人吃人的地方,谁会为了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去死呢?”

“我会让你相信的!”

“呵呵”烈全然不顾身后的冷笑,向远方走去,他猛然停下:

“影,我死后如果你有一天突然想起我,就到海边去看我种的红姬吧!”

而如今,我望着水中绽放的红姬,烈种下的红姬,代表欲望的红姬,泪流满面。

“嗒,”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在这么安静的夜里,还能走的这么轻,来人一定不简单。

“谁,”我下意识地将手向后挥,发出隐藏在手镯中的银针,浸过红姬毒液的银针,没有解药的毒针。

“是我,”两种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悬崖,一种是银针撞击的声音,另一种是来人的嘲笑声,“不错嘛,终于肯放弃没用的银针改用毒针了,烈的死果然让你变狠了吗?那么烈也没白死啊。”

“是吗?看来你也变得乐观了么,对烈的死竟然也可以这么豁达!”

“哈哈,损人技术也有长进!你怎么总是这么可爱呢?”

“啪!”我毫不犹豫地拍下了放在我头上的那只冰冷的手。。

“烈为什么给你起名叫影,你还记得吗?”

“烈他没和我说过。”心中突然有些空空的,空的发闷。

“是吗?看来你对他还是挺重要的。”

“恩?”我抬起头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和烈一样充斥着悲伤的脸。

“你知道影,shadow,代表着什么吗?”

“平淡,永远默默无闻地活下去。”

“不,”他的声音是那么坚决,坚决的让我觉得他不是雨,“影,代表了欲望,永远不甘于臣服于人下,因此不断地模仿人类,等待这翻身的一天。”

是吗,影子。shadow。永远不甘于臣服于人下,因此不断地模仿人类,等待这翻身的一天。

“我想,烈不告诉你是怕你了解之后,真的想去翻身吧。”

“为什么?”这是一种看不起吗?因为我是最小的,所以看不起吗?

“因为我们这些人永远翻不了身,想要翻身的人都会跟烈一样的结果。”

“烈他不是因为太弱,他原本就没准备活下去。”我死死地瞪着我身边的雨,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出这一切,这些我的一切不满。

“是吗,但愿是这样。”他转过头,看着我,我似乎从他深邃的蓝色眼睛中看出了忧伤,看出了怜悯。

雨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向远处走去,全然不顾身后暗自哭泣的我。我突然觉得他的背影很像烈,很像烈那种孤独的背影。

回过头,天空中的海鸥在一片蓝色中画出优美的弧线,海鸥的叫声也异常悲凉。

“影,”父亲沉稳的声音打破了海鸥所制造的宁静,却使天空更加诡异,我隐约看见海鸥在笑,露出了一种十分诡异的笑。

“怎么一个人在这?”父亲温暖的手抚上了我的脸,我感觉到他的手接触到我的脸时停顿了一下,“你哭了?……是为了烈吗?”

“恩。”我点头,拼命想抑制泪水,却在父亲温暖的包围下泪流满面。

“影,”父亲紧紧地拥住了我,在我印象中,他从未如此激动过,看来烈得死让每个人都改变了。让每个人都揭开了他们原本的面具。

“你恨我吗?恨我间接害死了烈。”

我摇了摇头,“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嘛?”紧接着,一滴泪水顺着我的脖子流向了我的背后,而我,一晚上也没有放开在他背后安慰的手。

那一夜,父亲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也许是为了烈的死,也许是为了一月后的决战……

“父亲今天身体有些不适,这几天就由我和影来带领你们训练。”雨带着他一贯的笑容俯视地面的人,仿佛在看着一群失败者。

“最近不是要去野外训练吗,父亲在呢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们了,之前从来没有过。”转身走开,依稀听见背后的谈论。

“切,就那个影,她算老几,还不是仗着父亲爱她。”

“不过说真的,父亲对于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都说了是爱了,你看父亲看她的眼神就和我们不同,还有啊!听说是她害死了烈!”

“那雨呢?”

“说不定他是父亲的男宠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听着背后的嘲笑,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生疼生疼。

“你,就准备让他们继续侮辱下去吗?”抬头,正迎上雨怒得发红的眼睛。

“随他们说,反正也是不存在的事。”

“你这种懦夫能忍,我可不能!”雨,他似乎被我激怒了,我低下头,快步走开,我不想让那肮脏的血液玷污了我的黑色长袍。

“你,你……”垂死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充斥着我的耳朵,肮脏的人,肮脏的声音,我飞也似的逃走了,也许我真的是一个懦夫……

“雨,你今天干的很好,对于侮辱你的人就应该让他们消失。”父亲微微眯起眼睛,面带笑容地看着雨,转过头,很鄙夷地看了一眼那些死了的人,我突然觉得此刻父亲的恐怖,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他也会这么看着我的尸体吧。

“影,雨,你们两个一顶要努力,我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一个月后就到了考验你们的时刻了,你们一定要赢,谁赢了我就用红姬实现他的一个愿望,你们一定要加油!”父亲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微笑,那种似有似无的微笑。

也许我要为了烈,更加冷酷。

我叫雨,rain。我和哥哥在五岁那年被父母抛弃。流亡到越南被父亲收养。在这里我们天天经受着非人的待遇,但哥哥告诉我。我们必须要忍,他说对我们来说只有活下去才是人生真正的目标,哥哥不让我告诉别人我们是兄弟,他说这会让我们成为对方的绊脚石。

我六岁那年,组织里来了一个女孩,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她叫影,所有人都很喜欢她,她总是可以受到不同的待遇,包括哥哥,哥哥好像也很喜欢她,但我恨她,因为她抢走了我的哥哥,抢走了我宁愿用生命来保护的哥哥,我恨她!

“雨,这是影,我们的新伙伴,来认识一下吧。”

哥哥的笑容和话语无不刺痛我的心,他真的因为那个影忘记了我,——他唯一的亲人了吗?

“我叫shadow,你叫我影就可以了。”那个叫影的女孩脸上挂满了诡异。

“雨,”我不想和那个女孩,和那个恐怖的女孩多讲一个字,我看到她时心中只有怜悯与同情,怜悯她的幼稚,同情她的无知。

十二年后……

“雨,我有一件事很重要要去办,只要这件事办好,我们就再也不用过这种非人的生活了。”哥哥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微笑着,我觉得哥哥绝对是个天使,一个世间最美好的天使,我微微点头。

“好。”“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在我办事的时候,你帮我照顾一下影。还有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一定要变成冷酷的人,保护影。”哥哥突然放下了手,一本正经地对我,在他的眼里难道他的弟弟我连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人都不如,眼中只有那个影!哥,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哥哥沉重的脚步声在我耳边回荡,眼眶中突然噙满了泪水,我,我始终还是无法恨他,因为他是我的哥哥,可以用生命来保护我的哥哥……

“烈,他死了。”父亲的语气如同清风落在我心上却又如同重锤,哥哥,他死了……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就要变成冷酷的人,保护影。”

“如果我死后你有一天想起我,就去海边看看我种的红姬吧。”

哥哥曾经对我说的话在耳边回响,也许,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他的遗愿,变得冷酷,保护影。

可是,哥!你为什么不为我想一想呢?你留给影的是一份她完全不需要的保护儿给我的却只有一片红姬,一片对我来说只能想起悲痛的红姬。

“呜。”悬崖尽头传来微微的哭声,是谁?是我的亲生父母吗?他们在为哥哥的死而难过吗?

我加快脚步向悬崖走去。

原来是她,我拿起随身佩戴的紫玉萧随手一挥,挡下了毒针,原来她也会哭!她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影,就是用装可怜来引诱哥哥的吧!恶心的人类,肮脏的人类,肮脏的声音。

她抢走了我的哥哥,我也不会让她好过!我要告诉他,哥哥叫她影的原因,让她一辈子痛苦。

可为什么我告诉她后,看着她颤抖的背影,我的心也随之颤抖了呢?也许,我还不够冷酷……

“雨,这几天我身体有些不适,你和影先代替我吧!”父亲揉着微红的双眼,语气带着一丝哽咽,父亲,他哭过了!

“是。”我低下头,用长长的头发挡住了自己眼神中的犹豫,我不要让别人看见我的软弱,我要变得更冷酷!

“下去吧。”

“是。”……

“父亲身体有些不适,这几天就由我和影来带领你们训练。”笑,我一定要笑,笑着俯视所有人……可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越来越藐视了呢?

我……

“影……”

“最近几天不是要去野外训练吗?父亲怎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们去办,之前从来没有过。”

“切,就是那个影,她算老几,还是仗着父亲爱她?”

“不过说真的,父亲对于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都说了是爱了,你看父亲看她的眼神就跟我们不同,还有啊,听说是她害死了烈!”

听到这里,不知怎么的,又一阵撕心的痛。

“你,就准备让他们继续侮辱下去吗?”我愤怒地看着眼前无动于衷的影。

“随他们说,反正也是不存在的事。”

他竟然可以答得这么轻松,难道他们说的是事实?……我不愿再想下去了。

“你这种懦夫能忍,我不能!”我吼出这一切,二话不说就象那群人跑去,疯狂似得进行屠杀。

“你……你……”他们用惊讶,仇恨的目光令我感到心中猛然一震。我……竟然杀了人,为了影杀人……我也被她迷惑了吗?我难道爱上她了吗?

“啊!”我嘶声力竭地大吼,我不可以,不可以爱上哥哥所爱的人。

我抱着头,拼命向远处跑去,风中,我那染血的白色长袍舞动着。

我一定要冷酷,为了哥哥。

一个月后,断崖……代表繁华的樱花在以五厘米的秒速飘落,而代表欲望的红姬在诡异的绽放……

“我是一定会赢的,你就等着对着我跪地求饶吧!”雨冲着远处的我大吼着,最后谁赢还不一定呢,太过自信的人就是自负,自负是没有好下场的。

“雨,在见证者来之前我们先来一次热身吧。”我低下头,用额前的长发遮住我的笑容,雨对不起,我为烈什么都肯干。

“好!”说罢,他的剑就向我冲来,呵呵,这小子果然上当了!我反手将他的剑挡住,没有进一步进攻,只是默默等着他的攻击……

远远的从不远处看到了一个人影,是父亲。我抽出剑直刺雨的喉咙,却在接触到他的喉时反手一闪,躲在了一边。

“你为什么不躲?”

“我为什么要躲?”

“你要杀我才能赢你不知道吗?”

“可我不了手。”

“那你就怪不得我了!”我将雨的剑一把夺走,冲自己的左心房就刺来。风中,樱花凄凉,红姬肆虐……

“你……”在闭上眼之前,我看到了两张错愕的脸,一张是雨的,一张则是父亲的。

“你杀死了影!”父亲对着雨大吼着:“你在比赛开始前就对她下手了?”

“她不是我杀的,只是死在我的剑下。”

“死在你的剑下,还不是你杀的?好荒谬的话,亏你说的出口。我现在就要你偿命!”

接着就是一阵刀剑的声音,我的嘴角微微勾起,这两个傻瓜,难道跟我一起生活这么久还不知道我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吗?哈哈,对不起了,为了烈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当我鲜明地听到剑刺入心脏的声音时,不知怎的,心中却是一阵剧痛。

“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也响起,“你怎么可以杀死雨?”

“烈,原来你没死!”父亲的声音有些颤抖,什么?烈没死?

他还活着?……

“对,如果我不假死,又如何利用影和雨的决战将你引来这里呢?”

“你将我引来这里,你也同样打不过我。”

“我是打不过你,但你忘了你常教我们的吗?愤怒会让人的刀变得迟钝,这场仗你一定会输。”

“你……你为什么不反抗?”烈的声音中带着惊讶。

“我唯一的亲人,我的亲生女儿影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影,影是你的女儿?”

“父亲!”我用尽所有的力气站了起来,向父亲倒下的身体奔去。

“父亲!我没死,我没死!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为什么!”

我一滴滴的泪水从我的眼眶中溢出,我转过头,看着烈,用仇恨的眼光看着他,“为什么要杀死父亲!为什么!”

“因为我要逃出去,在这里的下场只有死……你!”

“你杀死了我最亲的人,我不能让你再活下去!更何况!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而且利用了我的感情!”

“可!雨的剑上有毒,带有红姬的毒,是我为了杀死父亲而染上的。”

我的眼前渐渐模糊,依稀中听到了耳边雨和父亲的声音,他们在叫我,叫我去他们那里,可我却离他们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落叶堆积了好几层

而我踩过青春

听见前世谁在泪语纷纷

一次缘份结一次绳

我今生还在等

一世就只能有一次的认真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前朝记忆渡红尘伤人的不是刀刃

是你转世而来的魂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

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山城

我一路的跟你轮回声

我对你用情极深

洛阳城旁的老树根

像回忆般延伸

你问经过是谁的心跳声

我拿醇酒一坛饮恨

你那千年眼神

是我醉醉坠入赤壁的伤痕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前朝记忆渡红尘伤人的不是刀刃

是你转世而来的魂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

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山城

我一路的跟你轮回声

我对你用情极深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

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山城

我一路的跟你轮回声

我对你用情极深

我一路的跟你轮回声

我对你用情极深

《醉赤壁》林俊杰

上海市市东中学初三:李天舒

敌人 父亲 起点


鸿涛
2020-09-08

优秀初二想象作文 :我的老师

逸凌
2020-09-05

交出完美的答卷

昌烨
2020-09-02

青蛙的遭遇(一)

朝实
2020-08-30

初中想象作文:我发明了航时机

皓宸
2020-08-27

相信自己

景尧
2020-08-24

假如我是发明家初中想象作文

辰富
2020-08-21

二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作文

宜磊
2020-08-18

侦探故事----豪华珍宝失踪(下)

皓宁
2020-08-15

孔乙己开酒店

乔宁
2020-08-09

初中想象作文:网络神秘失踪记